建僑動態JIAQNIAO Dynamic
集團新聞 品牌活動 行業動態 知識講堂 在線雜志

利用黃金市場功能打通“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黃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偉大構想,對推進我國新一輪對外開放和沿線國家共同發展意義重大。
我國黃金市場逐步開放,黃金產業發達,“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以下簡稱“沿線國家”)黃金資源豐富,需求旺盛,具備良好的合作基礎。當前國際金融形勢風云變幻,國際間金融博弈日益激烈。
打通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黃金實物循環,可以“一石三鳥”,即發揮黃金市場對于“一帶一路”戰略實施、國內黃金產業發展和人民幣匯率穩定三方面的積極作用。
我國幫助沿線國家開發利用其黃金資源具有現實基礎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很多國家的礦產資源豐富。據不完全統計,沿線國家的黃金資源儲量占世界黃金資源儲量的48%。烏茲別克斯坦哈薩克斯坦已探明的黃金儲量,分別排世界第四位和第九位,但這些國家黃金開采精煉技術較為落后,而我國在黃金開采精煉技術方面已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同時,“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都具有源遠流長的愛金、藏金傳統。近年來,俄羅斯、哈薩克斯坦、阿塞拜疆土耳其等國央行增持黃金儲備,這些國家民間的黃金需求迅猛增加。據世界黃金協會統計,全球黃金需求在過去10年增長了50%,同期亞洲國家則增長了250%。亞洲黃金需求已占全球總需求的70%以上。而我國是全球重要的黃金首飾加工國,占世界足金首飾90%以上、18K金首飾80%以上的市場份額。
因此,利用我國先進的黃金開采精煉能力,幫助沿線國家開采精煉其黃金資源并發展黃金加工業具有可行性。
打通我國與沿線國家黃金實物循環的設想路徑
雖然沿線各個國家國情、政策、產業發展情況均有差異,但在有條件的國家可以嘗試打通我國與這些國家的黃金實物循環,大體路徑設想如下:
一是開采精煉黃金資源成標準黃金實物。我國產金精煉企業可以在黃金市場“一帶一路”國家戰略頂層設計的統一組織下,到沿線國家設廠(獨資或合資)或者接受沿線國家委托,幫助其開采精煉黃金資源(包括金礦和回收金),只收取開采加工費用,把當地的黃金資源加工成標準黃金實物。
二是部分黃金實物在當地加工銷售。我國黃金加工企業可以到沿線國家設廠,利用產出的黃金實物在當地加工生產首飾和各類黃金制品,在當地銷售或從當地出口。
三是將部分黃金實物運至上海黃金交易所進行金融交易。部分黃金實物可通過我國產金精煉企業或商業銀行存放在我國金交所國際板金庫,在上海黃金交易所進行各類金融交易、買賣、租借、質押等,把黃金實物轉換成人民幣資金并成為生息的金融資產。
四是在現有監管體系下,人民幣資金可用于“一帶一路”戰略下針對沿線國家各類貸款的還款擔保和國內商品服務的采購,也可以用于國內各類金融資產投資。
打通我國與沿線國家黃金實物循環產生的積極作用
上述設想如果能實現,會在以下三方面產生積極作用:
首先,對“一帶一路”戰略落地具有實質性推動作用。
一是能帶動沿線國家產業升級、擴大就業。我國擁有國際先進水平的黃金開采精煉及加工企業,到沿線國家無論是獨資或合資設廠,或者接受當地政府委托進行加工,都會雇傭當地工人擴大就業,促進沿線國家黃金生產、加工行業的升級,并能帶動當地經濟發展。
二是以多種形式滿足沿線國家的需求。鑒于黃金資源具有重要戰略地位,部分沿線國家可能會出現不愿我國黃金開采精煉企業直接在當地設廠的顧慮,對此,我國可以采取多種多樣的靈活策略,比如以沿線國家委托加工的形式,即金礦資源和產出的黃金實物均屬于沿線國家,我國企業只賺取加工費的方式,幫助沿線國家開采黃金資源。
三是有利于促進“一帶一路”戰略其他項目落地實施。多數沿線國家經濟發展水平較為落后,“一帶一路”戰略中很多項目涉及對沿線國家的基礎設施項目等長線投資。這些投資年限長,風險較大。如果能開采精煉沿線國家黃金資源,將其轉換成人民幣資金,并處于我國政府的監管之下,這部分資金就可以成為“一帶一路”戰略中其他項目貸款的還款擔保,從而促進各國對沿線國家各類項目的投資,促進“一帶一路”戰略落地。
其次,國內黃金生產加工產業以“產業鏈”形式的“整體輸出”,有利于我國經濟轉型和產能輸出。
以產業鏈形式“整體輸出”具有很多優勢。經歷了幾十年的發展,國內黃金生產加工產業的技術已經位居國際先進水平,但主要業務還局限于國內,“走出去”步伐有限。
如果我國能把這些企業組織起來,以產業投資基金等多種方式,聯合到沿線國家投資設廠(即便是委托加工形式,在當地也實質性地投資設廠),實現我國黃金開采、精煉、加工企業以“產業鏈”形式的“整體輸出”,一方面實現了黃金生產加工行業“抱團”投資,降低每個企業的投資風險,又可以實現較大項目的投資;另一方面,生產、加工行業一起設廠,以生產、加工、銷售全“產業鏈”的形式投資,容易產生產業的聚集效應。同時,多個企業抱團投資,在各項政策以及談判上具有優勢,容易獲得較好的條件。
此外,向沿線國家輸出產能有利于國內經濟轉型。目前,我國正處于經濟結構轉型的關鍵時期,國內黃金生產加工業也面臨產能過剩以及發展后勁不足等問題。向沿線國家輸出產能,有利于國內實體經濟的轉型與結構升級。沿線國家將黃金實物變成人民幣資金,用于采購國內商品服務或是在國內進行金融投資,包括引進我國先進的基礎設施,都有利于國內經濟的發展和繁榮。
第三,有利于人民幣匯率穩定和我國黃金市場的發展。
首先,打通我國與沿線國家黃金實物循環,變相增加了國內的黃金儲備,有利于人民幣匯率穩定。沿線國家的黃金實物進入上海黃金交易所的金庫,無論進行買賣、租借或質押,客觀上都增加了黃金交易所的實物庫存。如果最后購買實物黃金的投資者不從倉庫中提出黃金實物,這些黃金實物雖然名義上屬于沿線國家和投資者,但實際上形成了我國“藏金于民、收金于國”的客觀事實。
其次,實現人民幣黃金定價多元化,有利于形成人民幣黃金定價權。歷史上,黃金定價權主要掌握在歐美國家。沿線國家參與到我國黃金市場中,將成為人民幣定價黃金市場的一股新力量,打破我國要從歐美國家進口黃金的局面,使得黃金實物來源多元化,客觀上形成人民幣黃金定價的多元化格局,從而有利于我們掌握人民幣黃金定價權。在人民幣匯率出現大幅非理性波動時,我國政府可以對人民幣黃金價格進行調整,維護人民幣黃金價格的穩定,客觀上對人民幣匯率形成支撐。
再次,客觀上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伴隨我國經濟的增長,人民幣應該成為與我國經濟地位相符合的重要國際貨幣之一,這是我國的重大核心利益。打通我國與沿線國家黃金實物循環,客觀上能實現“沿線國家貨幣—黃金實物—人民幣—國內商品與服務”這樣的循環路徑。在這個循環過程中,始終沒有美元等其他國際貨幣的參與,可以實現以人民幣為主導貨幣,這本身就是人民幣國際化的一部分。隨著人民幣被沿線國家接受并使用,人民幣的國際地位將逐漸提高。
綜上所述,建議國家有關決策部門可以考慮在黃金市場“一帶一路”國家戰略的頂層設計下,打通我國與沿線國家的黃金實物循環,這不僅有利于“一帶一路”戰略的推進和國內黃金產業的整體輸出,還有利于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在未來瞬息萬變的國際金融市場中,為人民幣匯率的穩定增加一份支撐。
 
.
友情鏈接
.
特别黄的免费大片视频,一级特黄大片 录像i,三级黄韩国日本免费的,_免费一级特黄大真人片,三级黄线在线播放免费